•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06-13
  • FIIL随身星深度体验:原来科技如此之近 2019-06-12
  • 新华网产经中心渠道部招聘启事 2019-06-12
  • 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出大招 跨境证券投资更便利 2019-06-09
  • 大视野 看重庆——华龙网 2019-06-09
  • 炎炎夏日要怎么养生? 这些妙招不错! 2019-06-02
  • 和布克赛尔县节能降耗保卫蓝天小袋子改变大世界 2019-06-02
  • 新华社评论员: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永远奋斗 2019-05-25
  • 张向宁区块链静夜思系列一:比特币是不是“数字黄金” 2019-05-22
  • 鸡毛作坊藏身小区内 居民用这个办法举报 2019-05-21
  • 一图揭秘十大非法集资骗局,防骗指南请收好 2019-05-21
  • 头条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5-20
  • 【学习时刻·经济实说②】管清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十大亮点 2019-05-17
  • 电影《泄密者》佘诗曼首演记者:这个职业很辛苦 2019-05-07
  • 五大特色看今秋教材变脸 端保温杯的中年男更关注? 2019-04-30
  • 云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限时】国民男神宠妻成瘾全文完整版阅读

    2018-12-19 15:40:29作者:编辑部
    现代爱情美文《国民男神宠妻成瘾》全线上架中,小说剧情精彩,情节环环相扣,适合空闲时阅读。在别人眼中,他是国民男神,是全世界的女人都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禁欲系帅哥代表...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第一章 破釜沉舟

    酒店别墅的套房里,落地窗的窗帘被拉上,窗外,是万家灯火辉煌,窗内,却只有床头灯亮着,洒下点点晕黄的暧昧微光。

    “多大了?”

    “十八。”

    “自愿的?”

    “……嗯。”

    男人坐在窗边的沙发上,掏出定制烟盒,取一支香烟点燃,只吸了一口便将烟头摁在了烟灰缸里。

    女孩儿站在他面前一米的地方,背挺得很直,垂在两侧的手微微扯着裙角,脸上却没有表情。

    男人的视线从女孩儿有些发黄的运动鞋往上移,包裙遮住了大腿却露出了肚脐,再往上,一件黑色抹胸被上下牵拉到了极致。他挑眉,有些不耐烦。

    “直接来吧。”

    “……”

    “怎么,不会?”

    “……会!”

    女孩儿一咬牙,上前两步,在男人的面前跪了下来,手指搭在他的皮带扣上,动作一顿,又重新抬头,“第一次有些生疏,要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请您指导。”

    男人冷笑,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力道很大,“台词想得不错,新鲜。”

    长夜开始,深沉涟漪,并不美好。

    *

    起风了,风吹起少女的短裙,裙角扬起的一瞬间,划过一道绚丽的弧线。

    顾潇站在阳台上,看着花园里盛开的娇艳花朵,眉眼间一片冷冽。

    一切……都结束了。

    经过昨夜,她和楚奕之间便再也回不了头了。

    后悔吗?

    顾潇冷笑,她连后悔的资格都没有,后悔和眼泪,都是留给那些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的,她这样的人,后悔给谁看,眼泪……给谁看?

    她走回房间,扫了一眼仍旧在睡梦中的陌生男人,男人的面容是她从未见过的俊美,只可惜,除了楚奕,再好看的男人在她的眼中都引不起任何波澜。

    床头柜上摆放着男人的香烟和金属制打火机,顾潇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学着男人们的模样,点燃,深吸,再吐出一口浓郁的白雾。

    烟雾消散,她一抬眸,就对上了床上男人深沉阴霾的脸。

    “你是谁?”

    男人一开口,嗓音沙哑,声音里流露出的霸道和冷酷没有丝毫遮掩。

    一夜风流之后,他问她是谁?

    顾潇想笑,却终究没有笑出口,而是又仰头吸了一口烟,一副不良少女放浪的模样。

    “老板,昨晚上才睡过,你不会想赖账吧?”

    说着,她抬起手臂,露出手臂上的青青紫紫,这些,就是昨晚男人在她身上疯狂肆虐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清晰、狰狞、暧昧,却又任谁都无法磨灭。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一秒,眼神变幻,最终却只剩下满满的鄙夷和厌恶。

    “滚!”

    一个字,让顾潇的处境卑微到了极致。

    她和他是陌生人,所以风流过后,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叫她滚,而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

    顾潇的鼻头有些发酸,捏着香烟的左手有些微微的颤,可她没有露出丝毫的怯懦,而是摊开右手手掌在男人的面前。

    “我可以滚,不过……老板请先给钱。”

    直到很多年以后,顾潇都能想起当时的画面,不管是佯装坚强的自己,还是男人眼中的厌恶不耻,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像是一生挥之不去的梦魇,每每午夜梦回便能将她拉入无尽深渊。

    为了钱,她将自己卖给了一个陌生男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下,苟且承欢。

    她和楚奕相爱三年,连手都不好意思让他摸一下的她,竟然为了钱让一个陌生男人在身上留下淫靡不堪的痕迹。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脸色阴冷的盯着她的脸,像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俯视地上的蝼蚁一般。

    “知道我是谁吗?”

    “不管是谁,都得给钱。”顾潇摇头,没有被他的气势吓到。

    男人一声轻笑,像是听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想爬上我的床的女人,可以绕赤道一圈,各种各样为了引起我注意的手段,我也见到厌烦,所以,收起你的小手段,在我还没控制不住杀了你之前,给我……滚!”

    他开口一个滚,闭口一个滚,让本就心中悲凉的顾潇再多了一种对天道不公的愤怒。

    她将烟头仍在地上,一脚踩灭星火,咬牙道:“不管其他女人对你用什么手段,我只要钱!”

    “只要钱?”男人依旧一脸不相信的冷笑。

    “老板……除了钱,你身上还有什么地方值得我贪图的?是你那五分钟的速度,还是牙签一样的大???”

    顾潇脸上带着凄然的笑,心中却庆幸从小有陈齐安那个混子在身边,倒听惯了一口荤话,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了用武之地。

    短暂的安静之后,是男人眼中一闪而逝的不可思议。

    “老板,你给钱我走人,大家好聚好散。”

    顾潇见他一直没有反应,忍不住再一次开口。

    天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将自尊心丢在地上,不顾廉耻的做了昨晚的选择,可这男人,竟然还要吃干抹净,将她的自尊心揉捏成渣!

    男人回过神,瞳孔瑟缩到了极致,猛地伸出手掐住了顾潇的咽喉,“你信不信,你敢再说一个字,我就让你死在这里?”

    顾潇呛得难受,连咳几声之后,哑着声音说:“就算你杀了我,我也要……拿到钱!”

    男人的手劲不小,掐得顾潇喘不过气来,当顾潇以为自己真的会死在这个男人手中的时候,他却突然松了手。

    “要多少?”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开,伸手去拿床头上的支票。

    顾潇的身体一阵发凉,趁着男人低头的时候悄然抬手擦干了眼角的泪,“两万。”

    “两万?”男人拿写支票的手一顿,有些诧异的抬头,两万块,不够他买瓶红酒。

    “如果你觉得太多的话……一万八也行?”顾潇小心翼翼的开口。

    男人冷哼一声,写好支票扔在了顾潇的身上,“拿了钱,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会让你死。”

    他的语气虽然平淡,可强大的气场却偏偏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让顾潇清楚的感觉到,他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冒犯了这个男人,就真的有可能会死!

    “你放心,从此以后后,各不相干。”

    顾潇捡起地上的支票,顺手拿了一旁的背包,正准备转身离开,余光却看见男人嫌弃的将床头柜上的香烟和打火机丢进了垃圾桶。

    见她看过来,男人嘴角一抹厌恶的笑,“你这种人碰过的东西,恶心。”

    捏着支票的手紧了又紧,顾潇压下眼中的水汽,她抬手指了指盖着被子的男人下半身,冷笑:“老板,你那里昨晚我也碰过了,有本事你把那里也切掉,我顾潇,就敬你一条英雄好汉!”

    说完之后,顾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房间门哐当一声被关上,男人却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张脸也阴沉到了极致!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第二章 诡异的巧合

    拉开落地窗帘,阳光有些刺眼。

    傅御诚将浴巾随意的裹在腰间,露出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在冰箱里拿了一罐速溶咖啡,拔掉拉环,喝一口又嫌弃的吐了出来。

    将咖啡罐扔进垃圾桶,急促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我艹!御城,你昨晚真的开荤了?”

    电话里,龚俊宁戏虐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得了啊,一向守身如玉的傅大少居然也被女人睡了!感觉怎么样,爽不爽,紧不紧,有没有叫爸爸?”

    “滚!”

    听了好友的荤话,傅御城回了一个字。

    “我说傅大少,你这是欲求不满吗?昨晚那娇滴滴的小姑娘一看就是个处,不会是没把大少爷你伺候好吧?”

    “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傅御城烦躁的打断了他的话。

    “……御城,你喝断片了?”

    电话里的龚俊宁声音提高了八度,“昨晚上你喝的太多了,酒吧门口扯着一个小姑娘问人卖不卖,我正想把耍流氓的你拖走,谁知道那小姑娘竟然说卖!然后……你傅大少要做的事,我怎么敢拦。”

    “该死!”傅御城低咒了一声。

    “唉,事已至此,御城你就想开点儿,男人逢场作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再说了,你这么久都不碰女人,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暗恋我……”

    “闭嘴!”眼看龚俊宁越扯越远,傅御城直接挂断了电话。

    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傅御城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

    昨夜,怎么就冲动了呢?

    看来,他还是小看了那件事对他的影响力。

    *

    上午十点,破落的巷子里,光线被两侧几十年的青砖墙挡了大半,让本就破落的巷子多了一份阴森冷然。

    顾潇从银行取了钱之后就急匆匆的跑进了巷子,顺着右侧的拐角,她闪身进了一间残破的民房。

    客厅里,几个穿着痞里痞气的青年正围着四方桌打牌,手边还摆着三把亮晃晃的长砍刀,角落里,一个佝偻的老人坐在一把掉了漆的木凳上,正焦急的往门口的方向望。

    “潇潇!”看见顾潇进门,老人立刻就站了起来。

    顾潇也跑到顾老的面前,上下打量一番,“爷爷,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没事,没事,你呀,还回来做什么,我以为……”顾老说着就眼泪花花,抓着顾潇的手不停的颤抖。

    “我当然会回来的。”

    顾潇抬手替顾老擦眼泪,却知道为什么顾老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她的父亲当年欠了赌债,就是一跑了之,留下了她和爷爷相依为命。

    所以这一次,有了麻烦,爷爷也以为她会一声不响的丢下这烂摊子离开,可……她已经尝过那种被人丢弃的滋味了,又怎么会让爷爷也再经历一次?

    “我说你们爷孙俩说够了没有?钱呢?”几个青年放下手中的牌走了过来。

    顾潇从背包里取出两万块钱,在手中扬了扬,见那青年伸手来拿,她又将手缩了回来,“欠条呢?”

    “你这丫头,年纪虽小,做事还挺谨慎。”

    那青年勾着嘴笑,从裤兜里套了一张纸出来。

    顾潇拿了纸仔细看了看,这才将那两万块钱给了他们,“我们的债还完了,不要再来找麻烦了!”

    那青年嬉皮笑脸的扬扬手,“你放心吧,你们这屋子四面透风,蚊子又多,哥儿几个在这守了一夜可真是遭罪,你当我们想来呢。”

    顾潇一怔,眼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见几个青年要走,她冷声叫住,“等等,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当年父亲离开的时候欠了十五万高利贷,可是她和他们大哥达成了协议,每个月按时还,这些年已经还得差不多了,所以这些年他们也没来找过麻烦,可昨天,这些人又突然找上门来,还让她们立刻就还钱,而且,必须是在今天中午之前还钱!

    今天中午,是楚奕从帝京回来的时间!

    会是巧合吗?

    几个青年见她目光犀利,有一瞬间的诧异,几人互看了一眼,那为首的青年才说:“看在我们这么多年打交道的份儿上,我就给你提个醒,我们啊,都是穷人,连我这小学没毕业的都知道,穷不与富斗的道理,你说你一个小姑娘家,去惹那些麻烦做什么。”

    几个青年打着哈欠离开了民房,拿了钱,他们身上已经看不见昨天那种喊打喊杀的气势。

    “潇潇……那人刚才说的什么意思,是你惹了什么麻烦吗?”顾老担心的抓住了顾潇的手。

    顾潇这才收敛了思绪,拍了拍古老的手安慰道:“没事,他们就是吓唬吓唬我们而已。”

    “对了,潇潇,那些钱你是哪儿来的呢?”

    “呃……”

    顾潇身体瞬间僵硬,心虚的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看她这模样,顾老便试探着问:“是不是前些天送你回来的那个小伙子给的?我看那小伙子穿着打扮,家庭条件好像很好的样子,对了,他叫楚什么来着……楚奕,我想起来了。是不是你找他去了?”

    家徒四壁又惹上高利贷,这些年下来连亲戚都不和他们来往了,所以要借到钱根本就不可能,也难怪顾老会有此猜测。

    “呃……对,就是找他借的。”顾潇挤出一抹笑,推着顾老往内屋走,“爷爷,你肯定一晚上没睡,赶紧去睡会儿吧,我去给你熬点儿粥。”

    “上次那小伙子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人不错,没想到这种时候他还能帮我们。不过借钱这回事,潇潇,你回头一定得给他说清楚了,我们会按月还他,不然将来你和他相处,连说话的底气都没有。”

    “好了爷爷,我都是成年人了,知道的,你赶紧去休息吧。”

    一整天的心惊胆战,上了年纪的顾老早就有些坚持不住,所以也就没有推辞,回屋休息去了。

    顾潇替顾老关了房门,整个人便无力的顺着门板滑落在地,再抬眸,眼泪便再也控制不住汹涌而出。

    楚奕!

    楚奕!

    此刻这两个字就像是心中的刺,每一次提及,都能让她鲜血淋漓!

    是她……背叛了他!

    国民男神宠妻成瘾   第三章 分手

    接连几天的高温橙色预警,让整个湘城在烈日下都隐约有些扭曲,就连路上的车辆,都不知不觉间多了一股子烦躁,呼啸着就从人行横道通过,似乎受不了在这样的烈日下多呆 一秒。

    湘城东郊别墅区。

    顾潇蹲在小区门口的树荫下,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出入的车辆,目光时而空洞,时而哀伤。

    也不知等了多久,一辆熟悉拍照的黑色汽车在小区门口停下,后排的车门打开,一个挺拔的身影就跑了过来。

    阳光,落在男生的脸上,让他的眉眼跟着一样灿烂,他在笑,露出一拍洁白绚丽的牙齿,生活的苦难在他的身上看不见分毫。

    这就是她相恋三年的男朋友,完美而不染尘埃的,楚奕!

    一瞬间,顾潇的眼泪就湿了眼眶。

    “潇潇,你怎么哭了?”楚奕停在她面前,看见她落泪,有些慌张。

    “没事……”顾潇哽咽着,仰起头,咬牙问:“这两天,为什么不接电话?”

    闻言,楚奕一怔,“原来,你是想我了?我去帝京看外婆,昨晚在外婆家遇见了上门拜访的柳溪雨,柳溪雨你知道吧,就是隔壁班的那个害羞的女生,原来她外婆和我外婆是朋友来着。她手机没电借我手机,结果失手把我手机摔了。”

    他顿了顿,伸手刮了刮顾潇的鼻头,笑道:“这才不到一天没联系,你就生我气了?”

    生气?

    顾潇只觉得凄凉,从头到脚,凉了个彻底。

    昨晚,那些人找上门来逼她们还钱,这么巧,他的手机就让柳溪雨给摔了?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那个柳溪雨曾经红着脸给楚奕递过情书。

    不过给楚奕送情书的女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见得多了,也就不觉得多大回事了,她了解楚奕,知道他对她的心意,所以从未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只是不到一天的时间,却让她和他的感情走到了陌路。

    她到底还是小看了人心的险恶。

    不过,哪怕知道了原因,却也改变不了现实,有些事情,是不配得到原谅的。

    “楚奕,我们分手吧。”

    冷静的开口,顾潇仰着头,看见楚奕的笑容慢慢僵硬在脸上。

    他似不相信,伸手宠溺的揉了揉顾潇的头发,“傻丫头,你说什么气话呢,一晚上不联系,你就不要我了啊,别吓我,会把我吓哭的,到时候你怎么哄我都没用……”

    “楚奕,我们分手吧,我认真的。”

    顾潇的眼泪落下,她却毫不在乎,只是抬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将他的手从自己头发上扯了下来。

    “就因为一天没联系你?”楚奕看见她认真的模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相处三年,他知道,她从来不会像其他女生一样来拿分手来撒娇。

    顾潇喉咙干涩得厉害,却还是固执的说:“因为,我昨晚和别人睡了。”

    她不想用任何借口来欺骗他,从开始到现在,她也从没有欺骗过她。

    说完这句话,她突然像是轻松了很多。

    世界仿佛寂静,只有树荫下的两人彼此哀伤的神情落在对方的眼眸里,谁也没有开口,谁也不敢开口。

    车上,楚奕的母亲等得有些不耐烦,拉开车门也走了下来,看见顾潇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我说你这小姑娘,真是得寸进尺,平时你们俩的事情我们做家长的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反正我们家楚奕大学不再国内念,你们那点儿小孩子家家玩的游戏也就到此算了,没想到你还找上门来了,你就死了心吧,我家楚奕,也是你这种丫头配得上的?”

    出国?

    顾潇也有些惊讶,楚奕明明说会和她一起念帝京大学的。

    “小奕啊,妈妈知道你心思单纯,可这种小姑娘真不是值得你认真交往的对象,高中三年,还没玩够啊。”

    楚奕妈妈说话的时候扯了一把他的胳膊,等到楚奕转头,她才看清楚奕脸上的表情。

    痛苦、愤怒、绝望!

    楚奕妈妈吓了一跳,松开楚奕的胳膊,还不等她说些什么,就看见楚奕整个人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

    “??!”楚奕妈妈的尖叫,引起了周围所有人的注意,楚家的司机也跟着下来帮忙。

    阳光很刺眼,周围很乱。

    顾潇像是傻了一般,恍恍惚惚中,她记得楚家司机将晕倒的楚奕背走,记得楚奕妈妈回头仇恨的看了她一眼,也记得路边另一辆黑色轿车曾摇下车窗,露出了昨晚那个陌生男人的脸。

    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所有的人和车都离开了,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她一个人而已。

    一辆黑色的轿车行驶过转角,车内,男人的目光里有些让人看不懂的意味深长。

    坐在他旁边的龚俊宁却一阵唏嘘,“没想到今天一出门就看见这种棒打鸳鸯的闹剧,不过刚才和楚家小公子说话的女孩儿倒是有点儿眼熟,我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

    “楚家?”傅御城回过神,随意的点了一支烟看向龚俊宁。

    “对啊,湘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楚家,刚才那个女人是楚齐的老婆,我见过几次,那个男孩儿应该就是楚齐的独子了。那楚齐最宝贝的就是他这个独子,所以向来把人?;さ煤芎?,也极少在圈子里露面,不过也真是因为被?;さ锰昧?,我私下里听几个朋友说过,那孩子心思单纯得……呵呵,你懂的。”

    龚俊宁洋洋洒洒一席话,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傅御城脸上的嘲讽表情。

    “是挺单纯的。”

    被那种廉价的女孩儿玩弄在股掌之间,可不就是单纯吗?

    “呀!”龚俊宁一拍脑门儿,瞪大了眼睛转头看傅御城,“我想起来了,那小姑娘不就是昨天晚上酒吧门口那个小丫头?”

    傅御城淡笑,冷酷又鄙夷的点了点头。

    “我艹!”龚俊宁爆了一句粗口,“这年头的小姑娘真是不简单!一边出来卖,一边还要勾搭富二代,连我这个久经花场的高手都差点儿被骗了,要不是亲眼看见,我真以为那就是一个不韵世事的失足少女而已……这样看来,楚家那小子真是可怜啊,栽在这种丫头的手里,楚家的未来啊……”

    “得了,你有空替楚家操心,倒是先想办法把南郊度假村开发项目给我谈下来!”

    傅御城扫了他一眼,又将视线移到了车窗外,窗外,阳光依旧刺眼,想起昨晚的荒唐,他有些烦躁的将烟头摁在了烟灰缸里。
    “我们还能复合吗”“不了吧”

    01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没想过分开。和你分开后,我想了无数次的复合?!?把这条“仅一人可见”的朋友圈发出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害怕你看到,又害怕你看不到,更害怕你看到了又假装没看到。 我和你分分合合过好几回??烧庖淮?,你铁了心要分手,辞去做了快四年的工作,离开了我们相识相恋的这个城市。只有我一个人留下来,承受所有物是人非的痛苦。 楼下那家麻辣烫还是很香,却少了一个人陪我在夜里吃...

    最强阴阳教练小说全文已出在线阅读

    热门精选《最强阴阳教练》来源可可文学,简介:叶平安白天教活人开车,晚上教死人开车,半夜还有美女上门想和他开车。要是有人不服,嘿嘿,有本事你揍我??! 第10章 让她来找我啊 最强阴阳教练 罗伊伊顿时脸上一红,刚才自己疑惑这小

    【最火热小说】青云直上无弹窗,青云直上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主角肖致远)

    《青云直上》来源禾木小说阅读 主角:肖致远 简介:肖致远黑舞厅里夜会漂亮女网友竟是高官儿媳,意外成为市委一秘后,为朋友妻暴打无耻徒,得美女部长情深意长,使两千金小姐暗争夫婿……县长欲跳楼,书记丢乌纱,谁才是幕后黑手?官

    精华版【绝尘龙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最新热门《绝尘龙少》小说完整版全文由 可可文学 免费提供,本书作者文笔真的很不错,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从连载之初便深受众网友追捧,留言点击量连创新高,内容精彩不要错过??! 第4章 我最讨厌打小报告的人了 绝尘龙少

    云南快乐十分
    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爱情的模样

    其实,写这篇文章之前我已经做好了把狗粮吃到怀疑人生的准备了。是他们的爱情故事太甜?还是我单纯得太简单,没有见过世面?欢迎走进小波讲故事。 上面的话纯属搞笑,接下来我是认真地和大家分享我的好朋友小帅和她的女朋友小君的爱情故事。(音乐响起……) 我和小帅是在大学认识的,是同班同学,学的是临床医学。我们这个专业是提前批本硕连读的,也就是国家推行的医学改革5+2计划,现在已经改成5+3了,本科五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

  • 个税法迎第七次大修 起征点调至每年6万元 2019-06-13
  • FIIL随身星深度体验:原来科技如此之近 2019-06-12
  • 新华网产经中心渠道部招聘启事 2019-06-12
  • 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出大招 跨境证券投资更便利 2019-06-09
  • 大视野 看重庆——华龙网 2019-06-09
  • 炎炎夏日要怎么养生? 这些妙招不错! 2019-06-02
  • 和布克赛尔县节能降耗保卫蓝天小袋子改变大世界 2019-06-02
  • 新华社评论员: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永远奋斗 2019-05-25
  • 张向宁区块链静夜思系列一:比特币是不是“数字黄金” 2019-05-22
  • 鸡毛作坊藏身小区内 居民用这个办法举报 2019-05-21
  • 一图揭秘十大非法集资骗局,防骗指南请收好 2019-05-21
  • 头条 —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5-20
  • 【学习时刻·经济实说②】管清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十大亮点 2019-05-17
  • 电影《泄密者》佘诗曼首演记者:这个职业很辛苦 2019-05-07
  • 五大特色看今秋教材变脸 端保温杯的中年男更关注? 2019-04-30